楼兰新娘

第18章(1/3)

    ?第18章

    请让花的灵魂死在离枝之前

    让我   暂时逗留在

    时光从爱怜转换到暴虐之间

    这样的转换差别极微极细

    也因此而极其锋利

    ——(台)席慕蓉《菖蒲花》

    “王,千珠郡主说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岳伸手挥开正欲禀报的侍女,径直疾步向后宫走去,已听不进任何言语。

    是的,如果真凶真的是赫连盛,那么他下个目标一定是——在地道中侥幸未死的瑶里千珠!先前他的殷切关心,告知解毒方法不过是惺惺做作,在释清了赫连岳的怀疑后,他一定会再度对她动手!

    赫连岳心急如焚,完全不顾接二连三上前阻拦禀报的卫士和宫女,大踏步地向瑶里千珠所在的后宫内殿跑去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为她担心?

    在急速的奔跑中,赫连岳不禁扪心自问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他眼前浮云般掠过少女妩媚狡黠的笑靥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那样爱人的,用手段也好,耍心计也好,我一定会让你承认爱上我的!”那些清脆坚定的爱语也从记忆中浮现,他惶然发现,原来他对她的记忆如此鲜明深刻!

    “我爱你啊!”微醺后少女甜美的睡脸,含泪的梦中的告白,“你只要一点点爱我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岳……”叹息着,断续的、低喑的吐诉,那双清澈璀璨的明眸也在满头如缎发丝倏地泻下之际缓缓阖上,“我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笑靥如花,慧黠狡诈的她;

    泪眼盈盈,纤秀无助的她;

    凄艳如梦,哀婉清幽的她……

    那样强烈鲜明的性格,爱意炽热如火焰,鲜红的火焰,红得就像是她的鲜血一样……

    在手触上殿门的那一瞬,他蓦然发现,自己确确实实爱上她了!

    不知从什么时候,不知在什么地方,他——爱上了她。或许是被那强烈的性格吸引,那强悍的生命力,堕落,或者超升,不顾一切地爱……或许是被那份执着的感情打动,被那不惜一切的爱意强行牵扯过去,或许是……

    泪滴下来了,心底缓缓涌动着一股隐隐的疼痛和恐惧,他无力地跌坐在地上,竟没有勇气去推开这扇门。

    在手碰触到门扉时,他感受到了爱,强烈地感受到爱,以及因爱而生的恐惧。恐惧再也无法见到她,恐惧经过这许多事之后她已不再爱他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泪水****了冷酷的容颜,他像个孩子般哭出了声,“的确爱上了瑶里千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秘密比我想象的还要多。”殿门中传来的声音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笑得很开心,清朗如银铃的声音,是——瑶里千珠!

    赫连岳蓦地抬起头来,心底是喷涌而上的苦涩。那个与她对话的人,是叔父赫连盛!

    “多谢忠亲王的妙手回春。”她的声音听来虽低弱,却是一贯的强势,“但是我也无须感激你吧?”

    “郡主果然快人快语。”叔父竟然笑了。他以前何曾见到过叔父这样爽朗的笑意啊!“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,应该联合作战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汉室大军吗?”又来了,狡黠的小女人,非要逼对手先摊牌不可呢。

    “是与不是,你我心知肚明。”赫连盛也不是省油的灯,“可以问一下为何诱敌的三百匹良马会突发状况,郡主随身爱马却安然无恙吗?”

    赫连岳跌坐地上,紧紧握住了拳头,手背上青筋贲张。

    熟悉的娇俏笑声,仍如银铃般清脆悦耳,却似万千钢针扎入他的心房。一再被她欺骗,一再告诫自己她的狡诈,心却不可抑止地痛着。因为,现在已不同了,现在已不一样了,现在,他已经知道自己爱上她了啊!

    “我从来就没有在乎过他人的生死。但,申屠兰的存在是个障碍。”淡漠却坚定的声音,“是个必须清除的障碍!”

    “难得你我意见如此一致。”她又在笑了,天使般无邪的笑声,却吐出恶魔的诅咒,“她必须死!但是,你也一样!”

    刀刃砍在血肉上的声音,突如其来的惨叫,还有,她的笑声,无邪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你不够聪明呢!”她的语声悦耳清冷,“忠亲王,我说过,阻碍我所爱的人与阻碍我是一样的!无论是谁,都必须死!”

    微弱的呻吟着,赫连盛已无勇反驳。

    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