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兰新娘

第19章(1/3)

    ?第19章

    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

    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

    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

    我有的是颗戏子的心

    ——(台)席慕蓉《戏子》

    赫连岳缓缓走近叔父的床边,深深地凝视着他,心底有一股浓重的悲哀油然而生,他沉重地吐字;“因此,你作为内应,杀了复?甚至,要杀我?”

    伤重的忠亲王因诧异而笑了,咳嗽着开口:“你只想到这些吗?你真是个傻孩子呢。赫连复对你极尽利用之能事,你不知道吗?还这么维护他?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赫连岳猛地摇头,“不要中伤复!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像我呢。”赫连盛“呵呵”地笑开了,又因牵到伤口而抽搐了一下,“我年轻的时候,也把赫连荣当作最重要的人。但,他抢了我心爱的女人不说,还把我送到匈奴去当质子!”他喘着气,却不停口,“他最错的是,在害死霜时没杀了我,我才能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——父王他也是?”赫连岳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赫连盛没有回答,诡异而阴沉地笑了:“岳,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,申屠兰都没说吗?”

    兰知道的秘密,是父王的死因!赫连岳一念至此,感到全身发冷。难怪叔父三番两次要置她于死地……

    “还有,你的千珠郡主,她的那个手下大有问题啊。”赫连盛咳嗽着说道,“‘影子杀手’,原车师贵族,在车师亡国后投靠了匈奴三王子斛律襄,他真的是为瑶里千珠效命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在三百匹诱敌良马上作手脚的是瑶里千珠还是仆散亮,他们这么做的原因,你不觉得可疑吗?”赫连盛含笑问道,“而且,申屠兰不管对哪方而言,都是障碍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盛却不再说,想是觉得疲倦了,掀起被子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赫连岳怔怔地望着地上,脑海中乱作一团,千丝万缕理不出个头绪。

    仆散亮“死而复活”,应是与瑶里千珠作戏,但冰地上怎会泄露出他慢性中毒的迹象?

    瑶里千珠,她、她……她先前中“火蜃毒”是千真万确,但她怎知叔父一定有解药救她?除非——她早有解药!那么,仆散亮身上的慢性火蜃毒是她……

    她连手下也信不过,也可以辣手加害,那么她的下一个目标……

    “阻碍我的人,都必须死!”少女斩钉截铁的慑人话语在耳际回想,他竦然一惊,不寒而栗!

    ——他不能再失去兰!即使是,牺牲他的爱情亦然。

    他发疯般地向珠光苑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应该还赶得及。他这样安慰自己。仆散亮的动作没那么快的……

    “王,请你停步。”几个宫女着急地阻挡着疾冲而来的赫连岳,“匈奴将军仆散亮正进见兰郡主,吩咐不要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赫连岳心急如焚,粗暴地挥开她们。

    仆散亮已经到了!无论他是出于自身意愿,还是奉瑶里千珠之命,兰,她——

    他闪过那几个仍在试图拦阻他的宫女,终于推开了内室宫门。

    “宫门重地,我命你等退下!”他回过身来,冷冷地吩咐,气势慑人。

    几个忠心为主的宫女被他的表情震慑,终于呐呐地退下了。

    他脚步凝固,停留在门槛边却怎么也跨不过去。

    炽热的气息,暧昧的呻吟……

    不用看见寝宫中的真实一幕,他亦可了解一切了吧?

    兰,申屠兰,纤尘不染、清雅脱俗的申屠兰……

    他有呕吐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过,不会了呢。再也不会那么易于激动和惊异了呢。他已被瑶里千珠“训练”过太多次了,再被兰摆一道,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异乎寻常地平静,悄然走到寝宫旁,他以超脱事外的冷然态度冷冷睥睨着室内。

    凌乱的长发,纠缠的肢体,破碎的呼吸——申屠兰和仆散亮——兰也只不过是凡夫俗世里的庸俗女子而已。

    忽然,惨叫不协调地杂入这一幕,其突兀连冷眼旁观的赫连岳也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你!”仆散亮捂着喉咙从床上滚落,一双眼瞳怨毒刻骨,“你!”

    “是的,是我。”申屠兰挽起长发轻盈地由床上跳下,赤裸美丽的身体仿佛依旧纯洁无垢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