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兰新娘

第20章(1/3)

    ?第20章

    我的爱人曾含泪

    将我埋葬

    用珠玉用乳香

    将我光滑的身躯包裹

    再用颤抖的手将鸟羽

    插在我如缎的发上

    他轻轻阖上我的双眼

    知道他是我眼中

    最后的形象

    把鲜花洒满在我胸前

    同时洒落的

    还有他的爱和忧伤

    ——(台)席慕蓉《楼兰新娘》

    赫连岳轻轻踏进门槛,看到躺在床上、苍白憔悴的瑶里千珠时,心底忽而漾满了一种凄楚而温柔的情愫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躺着,一向活力四射、生气勃勃的绯红笑靥苍白憔悴,那双紧紧阖着的美丽黑眸再也不像往常一样深情地凝视他了。垂放在胸前的一双手纤瘦小巧,令他无法想象之前她挥舞长鞭时的飒爽风姿。

    惟一令他稍觉欣慰的是,她的胸口还在微弱地起伏着,唇齿间亦残存着细微的气息……这样一个身中剧毒,纤弱伶俜的少女,是以怎样的一种生命力支持着活到现在?!

    “你,来了?”宛如奇妙的心有灵犀,处于弥留状态的少女费力地睁开了眼眸,无力地问道,靥上满是欣喜。

    “是,我,来了。”他答,惊觉声音已哽咽,泪水竟不受控制地滑下脸颊。

    她笑了,美丽璀璨的笑意宛如阳光照亮她的眉梢眼角,苍白的玉靥犹如一朵盛开绽放的玫瑰,忽然充满了生气,她轻启朱唇,含笑吐字:“岳……你原是爱着我的呢。”盛开的玫瑰在瞬间凋谢了,笑容凝结在苍白的靥上,那双深情的美眸亦在同时无力阖上,她一偏螓首,陷入了永远的长眠之中……

    就像一团燃烧得最烈最炽热的红色火焰在瞬间熄灭!

    就像一朵盛开得最艳最激情的绯色玫瑰在刹那枯萎!

    就像一颗闪耀着最明亮光芒的璀璨流星在眼前殒落……

    爱得最执著、最激烈!

    爱得最勇敢、最主动!

    毫不顾虑后果,不惜一切地挥霍所有激情!

    毫不在意受伤,无悔无怨地付出全部爱意……

    生命像一朵火红的玫瑰,像一团炽热的火焰,甚至像是淋漓的鲜血一样,是最浓烈最明亮最艳丽的绯红,纯粹得毫无杂质,就像是,爱情的原色。

    赫连岳颤抖着伸出手去,在抚上她莹洁玉靥的同时,惊觉自己已泣不成声——生命从未如此刻般空虚和迷茫,他任大滴的泪溅碎在胸前,心痛有如刀割……

    是的,从此以后,再没有那双在黑暗中也紧紧追随他的清亮美眸,再没有那颗受伤碰壁也一往无前的深情真心,再没有那宛如银铃般清朗悦耳的笑声,再没有那真挚深情的爱意告白,再没有——

    那个巧笑嫣然、泪眼婆娑、坚强固执、凄婉无助的瑶里千珠了!

    泪越流越多,润湿了视野,他渐渐哭出了声。起初是小声的、低微的啜泣,他宽阔的肩头也因无法控制而轻轻颤动起来,再后来,他像个孩子般大哭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千、千珠……”在哭泣中,夹杂着他破碎的呼唤。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,没什么可恐惧的了——也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!

    被他的哭声惊动了的宫女、侍卫站满四周,呆呆地看着他们冷静淡漠的王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。他还是恍若未见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支撑着重伤的身体,忠亲王赫连盛也出现在这里。与此同时,换了一袭华丽宫装的申屠兰也来了。

    “岳,”赫连盛踏上一步,艰难地劝慰道,“不要再哭了。”

    像溺水的人突然看见了浮木,赫连岳转过身来,殷切地恳求道:“叔父,你有解药吧?拿解药出来救她啊!”

    “岳,她已经死了。”赫连盛不忍地吐出残忍的事实,“就像霜一样,瑶里千珠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他凄厉地否决,转首望向了申屠兰,黑眸鹰隼般锐利,“你有解药的,对不对?拿解药来!”他一把揪住她,粗暴地摇晃着。

    被他凛人的气势吓倒,申屠兰玉容惨淡,说不出话来,一双美眸只是直勾勾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汉室大军兵临城下,等待你下决策。你该负起责任了!”赫连盛咳嗽着,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沉默半晌,依旧背对他们的赫连岳似乎冷静下来,“叔父,纳合……不,是妈妈,她爱你吗?”<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